当前位置:首页> 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世界各地不同的厕所文化

* 来源: * 作者: admin * 发表时间: 2018-04-16 18:03:56 * 浏览: 122
中国大陆
在洛阳“大不同”饭店里,见到指示牌上写着“轻松花园”四个字,起初不明白是何意。后来看到旁边的两个英文字母“WC”,不由得被这富有幽默感厕所指示牌逗得扑哧一笑。

中国台湾

到了台北,笔者发现,很多厕所的指示牌上写着“化妆室”。台湾把厕所称为“化妆室”,源于日本。在日本,笔者经常见到厕所的指示牌上写着“化妆室”。这小小的细节,反映出日本统治台湾五十年所留下的深刻影响。不过,笔者也注意到,在台湾的机场或者火车站,指示牌上没有写“化妆室”,而是按照国际常规写作“厕所”或者“盥洗室”。

日本国

  洋人街厕所文化

在日本,为什么会把厕所叫做“化妆室”呢?那是因为日本的许多厕所里都有洗脸盆、镜子,进入厕所之后,可以整理一下自己的衣衫,梳理一下头发,女士还可以搽一下粉、抹一下口红。日本人非常爱干净,养成一进屋就换拖鞋的习惯。笔者住在日本志摩市鸟羽温泉的时候,一进客房就要换拖鞋,而进客房的厕所时还要再换另一双拖鞋,那双拖鞋上写着“御手洗用”,意即厕所间专用。
日本宾馆的抽水马桶非常考究:马桶坐圈是用电预热的。大便之后,可以摁动马桶右侧的电钮,便有一股细小而压力颇大的温水水柱喷了出来,把便处冲洗得干干净净。这水柱的压力大小、水温高低都可以调节。起初,笔者以为在日本所住的都是四星、五星级宾馆,才会有这样讲究的抽水马桶,后来发现连公共厕所里也是这样的马桶,只是马桶坐圈没有用电预热而已。

美国

在美国,总是把厕所称为“休息室”(restroom)。笔者在美国找厕所时,也总是问“restroom”在哪里。美国人所说的“休息室”,跟日本人所说的“化妆室”,有着异曲同工之妙。干净、宽敞。而且免费提供洗手液和手纸。有的还免费提供铺在马桶圈上的纸圈。

俄罗斯

不过,笔者在俄罗斯,询问“restroom”在哪里,对方往往一脸茫然,问“Toilet”才能让对方听懂你要找的是厕所。

厕所的入口处,通常用“MEN”(男)和“WOMEN”(女)来区别性别。在日本,有的厕所则以“绅士”和“妇人”区别男女。在法国的厕所,则风趣地以艾菲尔铁塔的图像和凯旋门的图像分别表示男性与女性。最奇特的是,在海南岛琼海市的“红色娘子军纪念园”,那里厕所区别男女的标志,居然是手持短枪的男战士与女战士图像。

澳大利亚

在澳大利亚的公共厕所里,笔者发现居然挂了一个黄色的铁盒子,专门收集注射毒品的针筒。据说,这是因为澳大利亚充分尊重人权,其中甚至包括吸毒的权利。一旦吸毒者犯了毒瘾,可以到公共厕所里注射毒品,注射完了,就把注射器扔进黄色的铁盒子。
世界上形形色色的厕所,折射了形形色色的观念和文化,形成了不同的“厕所文化”。世界上居然有一个专门的“WorldToiletOrganiza-tion”———“世界厕所协会”。这个协会在各国从事厕所以及厕所文化的研究。其实,改善世界各国的厕所环境,也是一个关系民生的重要问题,值得加以研究和探讨。正因为这样,“世界厕所协会”在世界各国设立分会,各分会设立主席。“世界厕所协会”每年还举行年会,组织各会员国互相参观,以改善和提高各国的厕所设备与环境。

印度国

印度舆论大声欢呼要庆祝世界厕所日。在印度,由于经济快速发展,印度很想建立起全新的良好形象,但谈到人民卫生习惯和“厕所文化”时,印度人却有些不好意思。不论是首都新德里,还是经济中心孟买,街道边、铁路边、海岸边,随地大小便的人泰然自若。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,首先就是缺少公共厕所。

  印度的公共厕所

据法新社2009年报道,根据联合国估计,印度有6亿人,或55%的人在室外“方便”,这是圣雄甘地发表要负责地处理人类排泄物言论60多年之后的现状。根据孟买市政当局提供的数字,孟买有一半以上的人住在贫民区,那些地方平均81人共用一个厕所。在有些地方达到273人有一个厕所,最好的地方也是平均58人有一个厕所。随地大小便不仅污染环境,也传播疾病,比如腹泻。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说每天有1000名5岁以下的印度儿童死于腹泻。印度卫生部透露,卫生条件差和疾病导致印度经济每年要承担120亿卢比(约2.55亿美元)的损失。最尴尬的是妇女和女孩,没有厕所意味着她们经常要等候一整天,直到天黑才出去方便,这增加了感染的机会,受暴力侵犯的机会,甚至遭蛇咬伤的机会,因为她们要到偏僻的地方去。
世界厕所日给印度重视厕所问题提供了一个良机。世界厕所组织创始人杰克·西姆认为解决城市卫生问题的方法是引入私营机制,要让企业、小额融资和特许经营进入这个潜在的“市民方便市场”,让需求和供给的动力打破市政垄断局面。杰克·西姆希望把这一问题提上政治议程,让人们“多谈厕所。”他说:“人们上厕所的次数要比发生性关系的次数多。要让上厕所成为一个很好的经历,要是安全的、卫生的、不会影响健康的,人们需要培养上厕所的感情。”
厕所的修建和维护也是一个大问题。2009年3月,孟买市政当局说,在贫民窟地区现有7万多个厕所,还需要建造6万个,目前正在建造的只有6000个。城市公共厕所的建造总跟不上人口增加的爆炸式需求。同时,即使修建了公共厕所,大多数都没有自来水、排水系统和电力供应,使得这些厕所很不卫生,无法使用。
为了倡导厕所文化,印度北部哈里亚纳邦还发动了一场“无厕所,无妻子”的活动,敦促女性拒绝不能提供带卫生间的房子的求婚者。有分析说,印度正在努力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新兴的世界经济超级大国的形象,但是如果厕所问题解决不好,总是会让世人掩面而笑的。